• 最新论文
  • OPPO Find X2正式宣布:3K+120Hz屏! 确保防控到位、保障复工复产 嘉定陆续开放省际无名道口 蒸包子,直接上锅蒸就错了,3个小诀窍,包子鲜嫩松软、不塌陷 安徽:50多万户贫困户开展自种自养 韩国一名参与防疫公务员跳江自杀 韩国一名参与防疫公务员跳江自杀 安徽:50多万户贫困户开展自种自养 安徽一公职人员隐瞒接触史 致1700余户居民被隔离 青浦徐泾镇:防疫复工两手抓 爱心企业有担当 阿盟谴责土耳其:侵犯阿拉伯国家主权 英媒:美国可能推迟约3000万美元的对乌军事援助 安徽一公职人员隐瞒接触史 致1700余户居民被隔离 阿盟谴责土耳其:侵犯阿拉伯国家主权
  • 推荐论文
  • OPPO Find X2正式宣布:3K+120Hz屏! 确保防控到位、保障复工复产 嘉定陆续开放省际无名道口 蒸包子,直接上锅蒸就错了,3个小诀窍,包子鲜嫩松软、不塌陷 安徽:50多万户贫困户开展自种自养 韩国一名参与防疫公务员跳江自杀 韩国一名参与防疫公务员跳江自杀 安徽:50多万户贫困户开展自种自养 安徽一公职人员隐瞒接触史 致1700余户居民被隔离 青浦徐泾镇:防疫复工两手抓 爱心企业有担当 阿盟谴责土耳其:侵犯阿拉伯国家主权 英媒:美国可能推迟约3000万美元的对乌军事援助 安徽一公职人员隐瞒接触史 致1700余户居民被隔离 阿盟谴责土耳其:侵犯阿拉伯国家主权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国研中心助理研究员:高质量发展不能丢了制造业

    来源:www.addieskate.com 发布时间:2020-03-08

    中国必须把制造业发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进一步壮大制造业,促进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这是中国在全球竞争中保持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基础。

    最近,随着纪录片《美国工厂》的播出,中国企业家曹和他的美国工厂在国内外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在最近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曹不仅谈到了备受争议的美国工会制度,还谈到了他对中国制造业的期望。

    他指出,如果中国想保持自己的优势并与发达国家竞争,制造业就不能丧失,必须集中精力巩固自己的优势。

    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最大制造国。

    事实上,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生产力水平,是技术创新的基础,是一个国家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的主要起点,是一个国家的基础,一个国家振兴的工具,一个强国的基础。

    改革开放以来,由于极低的生产成本、充足的资源和巨大的市场,中国迅速成为全球制造业转移的主要接受者。1990年,中国制造业占世界制造业总量的2.7%,居世界第九位。2000年上升到6.0%,居世界第四位。2007年达到13.2%,居世界第二。2010年,这一比例上升至19.8%,居世界首位。从那以后,它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制造业投资占世界总额的1/3以上。其中,22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有7种居世界第一,220种工业产品居世界第一。中国理所应当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国。

    近年来,中国的制造业投资和利润都持续下降。截至2019年8月,制造业投资仅同比增长4.4个百分点,较7月份下降0.4个百分点。同时,从产业结构来看,第二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大幅下降,从1999年的45.4%下降到2018年的40.7%。特别是,随着成本逐年上升和中美贸易摩擦加剧,过去几年,中国制造业企业呈现出明显的外向转移迹象,企业向泰国和越南转移的趋势明显。

    近年来制造业投资下降

    中国制造业投资下降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制造成本的上升导致投资回报的分化。不断上升的高成本削弱了中国制造业的比较优势,推动资源和资本流出低回报的制造业,进入高回报的房地产和金融业。这种“去现实化到虚拟化”的趋势使得中国的经济发展势头不再继续下滑,也因为“金融机构的自我信用扩张”导致了金融风险。

    其次,不断上升的债务让企业不愿意投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实体经济杠杆率从2018年底的243.70%上升至248.83%,其中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从153.6%上升至156.9%,仅一个季度就上升了3.3个百分点。然而,随着经济衰退和盈利能力下降,企业的经营目标已经从追求“利润最大化”转变为追求“债务最小化”。

    第三,有些地区采取了“退二进三”的政策。一些相对发达的地区在制定产业政策时,采取了排除制造业的取向,如准入标准。此外,年轻一代在做出职业选择时倾向于相对自由的服务业,这也是当前制造业衰退的重要原因之一。

    制造业必须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从全球角度来看,在全球经济发展中保持足够势头的国家通常是制造业具有相当竞争力的国家,如德国和日本。然而,这些国家通常认为制造业是“他们国家的基础”因此,我国必须重视发展

    另一方面,加强对产业转移的引导。对于一些高污染、高成本、低技术含量、在中国发展确实困难的产业,引导其向东南亚海外合作区转移;对于一些通过技术改造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高技术含量的高端制造业,应出台更优惠的产业政策引导其向中西部地区转移。

    如果中国想保持其优势,建设一个高度现代化的中国,就不能失去制造业。今后,我们仍然需要把制造业放在国民经济中更重要的位置,以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中国经济能够继续主导全球经济。

    □高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