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时隔20年!新宝马8系终于来了,霸气侧漏,仅5.2秒破百! 女孩每天100个波比跳,坚持一个月后,身材会有什么变化? 李曙升检查全区疫情联防联控工作 “你在武汉,我在西安,我们都要站好自己的‘岗’” 春节来客人不用愁,教你8道宴客硬菜,吃过逢人夸你手艺好 比最强更强:奥迪 ABT RS6-R 在武汉的240小时,我终于懂了「家」的意义 比最强更强:奥迪 ABT RS6-R 时隔20年!新宝马8系终于来了,霸气侧漏,仅5.2秒破百! 比最强更强:奥迪 ABT RS6-R 在武汉的240小时,我终于懂了「家」的意义 时隔20年!新宝马8系终于来了,霸气侧漏,仅5.2秒破百! “新冠肺炎”为何多次改名?SARS、埃博拉是怎么来的?
  • 推荐论文
  • 时隔20年!新宝马8系终于来了,霸气侧漏,仅5.2秒破百! 女孩每天100个波比跳,坚持一个月后,身材会有什么变化? 李曙升检查全区疫情联防联控工作 “你在武汉,我在西安,我们都要站好自己的‘岗’” 春节来客人不用愁,教你8道宴客硬菜,吃过逢人夸你手艺好 比最强更强:奥迪 ABT RS6-R 在武汉的240小时,我终于懂了「家」的意义 比最强更强:奥迪 ABT RS6-R 时隔20年!新宝马8系终于来了,霸气侧漏,仅5.2秒破百! 比最强更强:奥迪 ABT RS6-R 在武汉的240小时,我终于懂了「家」的意义 时隔20年!新宝马8系终于来了,霸气侧漏,仅5.2秒破百! “新冠肺炎”为何多次改名?SARS、埃博拉是怎么来的?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新冠肺炎”为何多次改名?SARS、埃博拉是怎么来的?

    来源:www.addieskate.com 发布时间:2020-02-21

    病毒名称是怎么来的?

    2020年新年伊始,一种大规模、高传染性的病毒感染了中国2万多人。它关闭了中国的一些省市,一些国家也关闭了与中国的边境。然而,该病毒仍然没有正式名称。

    因为这种病毒已经很久没有被命名了,所以国内外的人都热衷于给它取绰号。其中,“武汉肺炎”和“中国病毒”的称谓明显带有地域歧视。中国发生了许多“反湖北”事件,如湖北人回乡的消息被披露,武汉人被拒绝住宿等。然而,一些外国媒体使用的“武汉冠状病毒”和“中国病毒”这两个术语却带有极大的偏见,已经在国际社会引发了一些歧视中国人的行为。

    最后,2月11日晚,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日内瓦全球研究和创新论坛上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的名称为“COVID-19”(“19”(“19型冠状病毒疾病”)。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正式命名新的冠状病毒COV-2型(“非典冠状病毒2型”)。

    1。为什么“新冠状肺炎”不能长期命名,而第一个名字是“COVID-19”?

    "命名一种新的病毒或疾病通常会有一个延迟。到目前为止,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公共卫生计划上,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与安全中心的高级学者兼助理教授克里斯托沃森指出:“然而,由于多种原因,病毒和疾病的官方命名是一件非常重要和紧迫的事情。”

    在该疾病正式命名为COVID-19之前,它有六个昵称:武汉肺炎、新冠状病毒、2019-nCov、SARI、中国肺炎、NCP。

    由于以前的名字很难记、写、说,不利于沟通和宣传,也不能反映病毒感染的风险和方式等更多信息,所以病毒的名称尚未确定。

    最后,经过两周的讨论,负责命名该病毒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向世卫组织提交了新冠状病毒的正式名称,并正式将该疾病命名为COVID-19。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疾病的名称是“CoViD-19”,其中“CO”代表“冠状病毒”,“VI”代表“病毒”,“D”代表“疾病”。导致它的病毒被命名为非典-CoV-2。

    2。这种病毒被命名的原因是:埃博拉、霍乱等。他们都是怎么命名的?

    没有人喜欢与传染病和病毒联系在一起。因此,命名疾病和病毒可能是一个让人们秃顶和担心相关组织的游戏。

    基于此,世卫组织于2015年5月发布了《命名惯例》,并呼吁科学家、国家当局和媒体广泛采用该惯例,以尽量减少对国家、经济和人民的不必要负面影响。

    为此,世卫组织发布了一份指南。据此,病毒的名称不应包括以下内容:地理位置、人名、动物名或食品名、特定文化或行业。此外,病毒的名称应该简短并具有描述性。

    推荐的命名理念是采用:疾病症状的一般描述性术语和疾病表现(如呼吸系统疾病、神经系统综合征、水样腹泻);受影响的人群(如青少年);疾病的严重性(如渐进性、严重性);季节性特征和其他强有力的可用信息(如冬季)。甚至任何标识符(α,β,a,b,I,II,III,1,2,3)。实践还表明,缩写应该根据首字母缩写,应该小心谨慎。

    那么,埃博拉、霍乱和其他病毒命名的原因是什么?

    1。埃博拉

    传统上,疾病的名称前会有发现者的名字或发现地点,但埃博拉不属于这两种情况。

    你为什么称这种神秘而危险的疾病为死亡率高达90%的埃博拉病毒?埃博拉病毒首次被记录是在1976年,当时它在苏丹爆发,然后蔓延到扎伊尔(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一个叫扬布库的小镇,爆发后摧毁了55个村庄,造成280人死亡。

    当时,世界卫生组织派出两名医生调查并帮助治疗这种致命的传染病,约瑟夫麦考密克和苏珊费希尔霍克。到达该地区后,两位医生发现这种神秘的疾病以前并没有被命名,但是这种流行病的爆发并不能使这种疾病保持匿名。

    当务之急之一是给这种疾病命名。虽然扬布克Ku也可以把这种疾病的名字作为一个地名,但它似乎并不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他们觉得自己可能无法再给这个城镇增加任何耻辱。因此,他们研究了该地区的地图,注意到了延布库附近的一条河流,并决定将丝状病毒引起的出血热命名为埃博拉。

    2。“霍乱”这个词在古代确实存在。中医经典《黄帝内经》(写于战国时期)记载了“呕吐霍乱”。历代医生都把它作为未来疾病的名称,并且更加生动、系统地描述了这种疾病。中医院校统一教材《内科学》 (1983年版)将霍乱定义为:”.突然发病.呕吐和腹泻,突如其来的奢侈和混乱,因此得名霍乱。”

    西医使用的“霍乱”一词绝非“古老”。它产生于鸦片战争后,当时西医伴随着西方帝国主义的军舰和大炮来到中国。西医指“霍乱”,最初音译为“霍乱”。后来,有人发现“霍乱”这个词在中国很生动,用来指“霍乱”,于是“创伤弧菌”就相应地改名为“霍乱弧菌”。

    3。“非典”2002年底,中国广东省发生了一起传染性肺炎。因为当时没有找到确切的病因,所以暂时命名为“不明原因的肺炎”。后来,钟南山院士等医生认为给“非典”命名更为实际。

    随着病毒的传播,其传染性强的特点逐渐暴露出来。它不同于细菌性肺炎,被称为“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更常用作“非典型肺炎”或“非典”。

    2003年3月,世卫组织将其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非典”不是一个新名词,它的概念过于宽泛,它有一个由世界卫生组织命名的疾病名称。为了促进国际学术交流,目前应该使用非典。

    3。及时命名病毒的重要性。不及时命名会有什么影响?

    传染病是人类的头号天敌。人类生活过程中传染病的死亡率远远高于任何形式的战争和自然灾害。由于对传染病的恐惧和无知,人类对传染病的命名充满了文化敌意。肺炎曾被称为“武汉肺炎”,它导致武汉乘客被其同胞用飞机抵制。现在我想起来,有许多不同种类的东西。

    1月27日,日本名古屋机场中央机场。70名上海乘客和16名武汉乘客进行了一场震惊全日本的战斗。在农历新年的第三天清晨,一群中国游客乘坐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CZ380型旅游车前往名古屋中央机场返回上海。出发时间是上午9点25分。每个人都在各自办理完登机手续后,在候机室等候登机。许多乘客戴着他们刚从日本买的面具。尽管它离日本很远,但人们仍然对中国新的冠状肺炎疫情有些担忧。

    这时,一个上海阿姨发现街对面的武汉有人在说话。她立即把敌人的情况告诉了上海的乘客。不久,另一个人发现武汉乘客往嘴里塞感冒药,情况立即恶化。

    上海乘客立即跑到登机柜台,告诉空姐一些武汉乘客发烧,不能登机。武汉人当然也很快感受到了上海人的热情好客,并坚持认为他们没有问题。结果,情况迅速恶化,上海乘客丢下一句话:如果武汉人被允许登机,我们肯定不会登机。

    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别无选择,只能找到一个温度计来测量武汉乘客的体温。在告诉上海乘客这些武汉乘客没有发烧后,上海乘客坚决不相信。

    所以出发时间已经到了,但是乘客仍然不能登机。此时,武汉乘客“徐小沙都”发布了一条“要垮掉了”的微博,讲述了上海乘客抵制的故事,很快引起了网民的关注。上海乘客利用微博发起反击,并向上海报告称,武汉发烧乘客已进入该国。

    最后,这些上海人

    2009年,H1N1病毒曾被称为“猪流感”。不可否认,术语“猪流感”是生动和令人印象深刻的。这导致许多地区大量的猪被宰杀。然而,H1N1病毒是由人类传播的,而不是猪。

    后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宣布,由于“猪流感”一词会误导公众,使其误以为目前在墨西哥、美国和其他国家爆发的疫情是由于接触生猪或食用猪肉所致,世卫组织将停止使用“猪流感”一词,代之以学名“甲型H1N1流感”。中国将“最初感染猪流感的人”更名为“甲型H1N1流感”。

    2。中东呼吸综合征

    中东呼吸综合征,发生于2012年,以“中东”命名,引发了一场污名争议。世卫组织批评了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命名。

    病毒首先出现在沙特阿拉伯,然后传播到中东、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其他国家。2013年5月23日,一个由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组成的国际小组准备建议在中东将这种新病毒命名为MERS-CoV。

    对此,世卫组织在一份声明中指出,“一些疾病的名称是针对特定族群的,对族群造成了不利影响,给人们的旅行、贸易和其他方面造成了不合理的障碍,还导致一些本不应被屠杀的食肉动物被屠杀。”

    3。梅毒

    15世纪末,一种性传播疾病开始在欧洲传播。这是臭名昭着的梅毒。

    人们普遍认为梅毒是由哥伦布于1493年从美洲大陆带回欧洲的。当时,欧洲最好的医科大学都在意大利。梅毒由妓女传播。法国人又喜欢上了它。不幸的是,梅毒被称为“法国病”和“高卢疮”。

    意大利被西班牙侵略和欺凌。梅毒也被称为“西班牙疮”。这种疾病的名称在欧洲迅速传播并广泛传播。这一现象令法国人和西班牙人不快,他们联合起来称梅毒为“那不勒斯疮”,因为那不勒斯是意大利南部的一个着名港口,而且该港口一直是疾病的交汇点。

    后来,梅毒从南到北传入中国,由于它是从广东传入的,所以被不公正地称为“广创”。

    病毒名称的传播必须以传播为特征,对国家、经济和人民的不必要的负面影响应尽量减少。这一次,COVID-19的命名不合时宜,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混乱和歧视。至于病毒的命名,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希望这一新名称不仅能帮助公众了解病毒,还能让研究人员集中精力抗击疫情,而不会浪费时间和造成误解。

    -

    友情链接: